中国企业在海外的苦辣酸甜

www.xpj8.com:2015-01-09 来源:

中国水电卡塔尔项目 

中石油中外技术工人

        中国企业正在越来越快地“走出去”。


  商务部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1月底,中国企业对外承包工程业务的累计签订合同额已达1.33万亿美金,完成营业额9140.6亿美金;在海外的劳务人员,也已经累计达到742万人。


  在令人瞩目的成绩背后,是鲜为人知的酸甜苦辣。


  苦:气候难耐、灾害频发


  林卓今年26岁,来自东北林区。虽然年轻,但他已经是一个“老沙特”了——作为中国化学第二建筑有限企业的派驻人员,他已经在沙特阿拉伯待了3年。


  “一年热半年,到处是沙漠”。说起当地的自然环境,林卓笑着打趣说。他所在的项目部,承接的是给烟囱升级改造的项目。


  由于负责采购,所以林卓的活儿,多半也在室外进行。由于施工所在地位于沙漠腹地,所以要采购,就得大量地往返于工地和市区。


  “每天早上6点半发车,晚上5点返回来,驻地离工地还有一个小时车程。中午在工地吃,每天大把的时间都在路上,类似于每天都在出差,有时候一天来回就可能跑上1000多公里。一年下来,光是在车上的路程,大概就能绕地球几百圈。”林卓说。


  行驶在茫茫大漠中,窗外风景总是一成不变。为了排遣无聊,也为了帮司机提神,林卓总是跟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然而自然环境并不只是让人感到单调和无聊,有些时候还会给工程进度带来影响。


  在中国建筑阿尔及利亚企业的王子木,也在当地待了两年多时间。他告诉本报,虽然阿尔及利亚这个北非国家是地中海气候,即使是夏天也不太炎热,但是到冬天下雨时,却或多或少会影响施工进度。


  他跟大家说起了几年前中国企业承建的一个阿尔及利亚高速公路项目。当时是9月,阿尔及利亚酷暑难耐。但让施工人员没有想到的是,9月底,一场暴雨引发的山洪袭击了工人所在的营地,房屋、院墙、物资等都被冲垮、冲走。“屋漏偏逢连夜雨”,山洪刚退,工地又遭了风灾。


  要铺路,就要铺沥青。高温还好说,下雨怎么办?施工人员只能咬牙坚持到底,最终实现了提前主线通车。参加那场施工的工人,好多都瘦了一圈。


  这并不是中建阿尔及利亚分企业遇上的仅有自然灾害。2003年5月,阿尔及尔附近突发大地震,距离震中仅有30公里的中建八局项目组,所租住的楼房在震中瞬间化为废墟。在那场灾难中,共有8名中建员工永远长眠在了北非——但他们承建的房屋,却安然渡过了那场灾难,无一倒塌。


  辣:标准不同、采购困难


  “其实自然环境的困难都可以克服,最难克服的还是施工上的困难。”林卓说。


  林卓先容说,国内的承建工程施工标准大多采用“国标”,但到了海外,当地可能使用的都是“美国标准”或者“欧洲标准”,在施工安全性、工程质量上的要求都更为苛刻。所以中国企业走出去,第一个面临的困难可能就是对于标准的理解和实行。


  “拿沙特来说,大家的分包商是沙特的阿美石油企业,因此,在中国企业正式进入厂区以前,要接受阿美安全官统一的安全培训,培训合格才有资格拿到安全绿卡,具备安全绿卡才有资格进入厂区施工。绿卡上有3个违纪标识,如果被业主任何管理人员抓到违规操作,都会被打上孔,三个孔打满就要离开施工现场甚至是驱逐出沙特。”林卓说。


  可以想象,中国工人对于如此严厉的安全管理,刚开始都非常不适应。


  王子木也提到了同样的问题。“现在的工程施工一般是三方合同,阿尔及利亚是一方,大家是承建方,他们还会雇佣监理方,来对工程进行监督。一般的监理都是欧洲企业,比起国内,还是非常‘苛刻’的。但‘SAFETY FIRST’(安全第一)的理念也是好事儿,能让工程保质保量。”他说。


  而在海外,许多在国内都“不是事儿”的事项,也能让工程非常棘手。


  “最大的困难就是采购。”王子木说,由于阿尔及利亚当地的建材行业不甚发达,采用的又是欧洲标准,因此很多建筑必需的原材料,如机电、装饰等,都必须从欧洲或国内采购,因此工程的成本、施工时间就得不到保证。


  专门跑采购的林卓对此有更深刻的体会。他先容说,由于所有的主材、辅材都实行“美标”,导致成本大大增加。而且沙特是一个“卖方市场”,何时能够供货完全取决于卖家,也导致了因为材料短缺问题的现场怠工。


  “即使已经采购到了符合美标的材料,材料运到之后还要通过阿美企业检验员的检验,整个流程下来,大大超出了中方预计的施工时间。”林卓说。


  而前一段时间刚刚通车的中国海外首条高铁项目——土耳其安伊高铁,中国承建的路段虽然只有158公里,但也在这样的条件下进行了8年之久。最初的困难,就在于当地铁路局所做的前期地质勘探不够扎实精确,导致项目一直在“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的圈子里打转,项目方案反反复复在不通畅的语言和翻译中修改。


  在参建土耳其高铁项目的很多人看来,这一漫长的项目,也称得上是“好事多磨”。


  酸:安全隐患、人力短缺


  身在海外,总是可能遇到许多想不到的问题。安全隐患就是其中必须重视的一点。


  林卓所在的沙特是中立国家,但是因为也属于伊斯兰世界,所以有时也会受到诸如ISIS等恐怖势力的威胁。


  “在进入厂区之前通常会有三道关卡,第一道关卡就由部队把守。有时如果周边的叙利亚、伊拉克局势相对动荡,这边的军队关卡就会实施警备状态,进入厂区的车都要人人查证件,车内物品也要一一查看,包括电脑和u盘等私人物品。检查时间还是挺长的,车子经常排成长长一队。值得庆幸的是,大家企业这几年都没有受到袭击。”林卓说。


  在局势更加动荡的非洲,许多中国员工就没有林卓这样“幸运”。


  “阿尔及利亚现在比较稳定,但前几年也经历过动荡,经常发生政府军与恐怖分子的激战。大概是2003年吧,中建在阿的经理部本部就两次遭到枪击,玻璃被打碎,到现在那弹坑还留在墙上。当时大家承建的某些工程项目,都有政府军24小时站岗放哨。”王子木说。


  他说的恐怖袭击发生之时,中建阿尔及利亚分企业正好在许多“荒山野岭”中有承建项目。周围人烟稀少,经常有恐怖分子出没。在项目组附近,还曾发生过多次枪战。当时的人员回忆,经常深更半夜,就有“一阵枪声让你从梦中惊醒”。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中建的员工顶住了压力,铺设了一条160公里长的管道。


  而在安哥拉,修建了10年之久的安哥拉战后铁路重建工程,已经让20余名中国工人失去了生命。其原因也多种多样,交通事故、疾病、地雷等都有。该国总统已经同意在首都罗安达附近建设一座中安友谊纪念碑,以缅怀为安哥拉战后铁路重建做出牺牲的中安两国工人。


  除了安全隐患,让中国企业在海外头疼的另一个问题就是人力短缺。


  在澳大利亚珀斯投资铁矿的中信泰富矿业和总承包商中冶,就在这块大陆上体会到了“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据先容,在西澳大利亚,矿工的年薪普遍在10几万澳元,是澳大利亚人均收入的2倍;同时工人的休假制度大多是三周休一周或者两周休一周,这让在国内干惯了工程的企业非常不适应。


  雇佣当地人成本太高,那从国内拉一支队伍怎么样?有些地方可行,有些地方不可行。比如澳大利亚的劳工签证,就要求所有的上岗工人通过全英文资格认证,这可让中国企业犯了难——“如果中国工人雅思能考7分,为什么还要做工人呢?”


  而王子木所在的阿尔及利亚,和所有伊斯兰国家一样,当地的工人都是有“斋月”的。遇上斋月人家放假怎么办?“自己人就一块儿上呗,不分工种。”王子木说。


  甜:项目过硬、当地满意


  “吃得海外苦,修得中国路。”王子木总是记得前辈教给他的这句话。每当不顺利的时候,他就想起这句“吃得苦中苦”的教诲。


  干事业,总会吃苦。而上苍也总是眷顾努力的人。


  在安哥拉,虽然那条战后铁路还未正式交付运营,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负责承建的中国铁建二十局集团已经在当地政府的要求下开行了多趟区间列车,“趟趟爆满,场面如同中国春运”。


  建设之初更加信任欧洲标准的安哥拉,也因为中国企业更低的报价、更合理的工期、更高的工程质量,感受到了“中国标准”的含金量。首次接触中国标准的葡萄牙A1V2监理企业总协调员菲利普就表示,中国标准“在快速适应当地独特的气候和地质条件、优质高效推进工程进展方面存在优势”。


  在土耳其,历经了8年反复的高铁项目,也给欧洲的监理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工程的进度上,当地的企业2天才能安装7根电线杆,但中国铁建一夜之间就架设了100根,而且铺设的电线误差均控制在微米级,这让西班牙监理吃惊得连连称赞:“堪称完美!”


  而在阿尔及利亚,中国建筑2011年建成的特莱姆森万豪五星级酒店,仅仅用了600多天就完全建成。在物资匮乏、当地工作效率不高的环境下,中建的项目组顶住了时间的压力和外界动荡的环境,建成的酒店被该国总统盛赞为“镶嵌在特莱姆森皇冠上的一颗璀璨的珍珠”。


  2011年,中建阿尔及利亚企业举行了一场有12对新人参加的集体婚礼。其中2名美丽的新娘就来自当地,并且是一对亲姐妹。在婚礼上,她们的母亲动情地说:“我有3个孩子,两个女儿都嫁给了中国人,我感到非常自豪。周围的人都很羡慕我,我也希翼自己的小儿子找个中国媳妇。”她表示,中国人太伟大、太神奇了,阿尔及利亚一座座漂亮的建筑,以让人不可思议的速度耸立起来,她的女儿们能成为“中国媳妇”,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林卓和王子木这样的年轻人也时常为自己从事的事业感到自豪。其实大家在采访时多次问他们在当地的困难是什么,他们都说,工作上的困难其实“都还好”。


  “每到逢年过节,尤其想念家人,觉得漂在海外,很对不起父母。有时在网上看看大家的状态,和朋友互动,也隔着时差。要说最难克服的,可能还就是这份思乡之苦吧。”王子木说。

 

       (本文章摘自1月9日《人民日报海外版》) 

相关信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